轻敲键盘,静候回音

轻敲键盘,静候回音

老梁:历史上一个关于河豚的故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May 31, 2019 分类: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这一期,我们来说一个河豚的故事。

话说大唐天宝年间,长安有个姓南的厨子,做的河豚堪称一绝。绝在哪里呢?一是他做的河豚味道好,入口即化,香入心头,即使过两三天还让人唇齿留香,只要你吃过一回,保准还想吃第二回。这二呢?是南大厨的刀功好,就算你不吃,只是看看他怎么做河豚,也往往令人叹为观止。

虽然长安城里做河豚的酒楼多如牛毛,但是吃喝上讲究的人只认南记酒楼,就凭这一道菜,南大厨就日进斗金,声名鹊起,在长安城红了许多年。

你想啊,河豚又不是只有南大厨才能做,既然生意都让他一个人抢了,别的食肆酒楼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为了把生意抢回来,大家伙儿卯足了劲,变着法儿做花样,可谁也抢不过南大厨,长安城的人都把他奉为食神。六十岁以前,南大厨只是闷头做自己的河豚,对同行不捧不踩,可过了六十岁,他忽然心性大变,变成了长安城酒食行当的一大害。

别的厨子做菜是在后厨做,但南大厨把灶台设在厅堂里,喜欢当着大家的面做。天宝十三年春季的一天,南大厨又在酒楼里当众做河豚,众人鼓掌不断,连连喝彩。

一条河豚做完,南大厨得意洋洋地说,鄙人的手艺,刚才大家也看到了。不是我自夸,这份手艺绝对是世间无双。别家厨子怎么做河豚,我是见过的,他们是这样的——说着,南大厨模仿别家厨子的模样学了一番,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众人笑声落定,南大厨又说,那是做河豚吗?那是跳梁小丑,普天之下,只有我做的河豚才是正宗的。

这时候,一个隐士模样的中年人站起来说,在下姓段名硕,终南山人氏。尊驾适才所言未免托大,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南大厨楞了一下,看了看段硕,说这位怕是头一回来京城吧?不是自吹,我家祖上三代都以烹制河豚为生,我六岁练刀功,八岁做河豚,深得其中三味,如今我六十有二,浸淫此道已快一个花甲。休说大唐,你往东南西北四方各走十万八千里,也不会有谁比我做得好。我不正宗谁正宗?

段硕说,听尊驾的意思,莫非是说着河豚只能你做得,别人却做不得?

南大厨说,河豚这般食材极为珍贵,只有清明前后的才吃得,过了这个时节就有毒,而且这做法也大有讲究,从出水到剖切,再到下锅,里头的门道多得很。我不是说只有我才能做河豚,别人当然也能做,但做不是胡做,吃不能乱吃。

段硕说,你嘴上说得好听,可你动辄诋毁同行,我听说你还带人砸别家的食肆,可有此事?

南大厨脸色难看,本想矢口否认,可这事的确发生过,在场许多人都知道,他只好说道,你不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话说有一天,我在这厅堂里做着河豚,正做得起兴,忽然一个食客问我,说你手里这条河豚是公是母。我说是公的。他又说,河豚也像人,公河豚也有三妻四妾,你知道你手里这条河豚有几房妻妾吗?河豚就是河豚,哪有什么妻妾,我问他这话是谁说的。他说王记食肆的厨子开玩笑的时候总这样说。我一时来气,所以带人砸了他家的食肆,又昭告同行,以后不许他家再做河豚。

段硕说,你明知道他是开玩笑,下手却这般重,不给人留后路,未免太小题大做。

南大厨说,河豚如此珍贵的食材是天赐的,当朝天子宴请异国贵宾也要用它。我们做厨子的,把食材看得跟命似的,如果我们煌煌大唐没有一样好食材,那是可怕的,有了自己的好食材却不珍惜是可悲的,还拿它开无聊的玩笑,那就是可耻。让那些半吊子瞎做乱吃胡说,这难道不是暴殄天物?不是芸芸食客的悲哀?

段硕说,说到底你就是胸襟狭隘,见不得别人从你嘴里夺食吃,只想把所有的银钱都揣到自己荷包里。但三江六河,五湖四海,天下间的水里河豚不知道有多少,岂能条条都让你一个人做?

南大厨心里头有气,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发作,于是强颜欢笑,抱拳环绕全场说道,说到湖海,我倒是想起来一事,下个月初一,京城的达官贵人游览大明湖,特意邀请区区在下去做河豚,到时还望大家前去捧场。说着,他冷冷地对段硕说,足下要是有空闲工夫,也请一并去捧场。

段硕说,此言正合我意,在下不但要去捧场,到时还要与尊驾当众比试一番,看谁做得更好些。

南大厨听了这话险些没笑出来,跟他比拿手绝活,那不是自找不快活吗?所以他当即应承了下来。

到了约定的时间,南大厨左等右等,不见段硕到来,又挨不住那些个达官贵人一再催促,于是先在画船上露了一手,观者欢声如雷。等他一道菜做好,还不见段硕露面,众人正议论纷纷的时候,段硕驾着一叶扁舟来了,只见他一身青衣,长须飘飘,驾着小船从湖上缓缓而来,竟然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貌。南大厨心里本来底气十足,一见段硕这出场的架势,心里不由有些突突。

食材早就备好了。段硕上了画船,话不多说,从清水了捞起一条河豚洗净了,在袖子里摸出一把柳叶似的小刀,然后纵声长啸一声。只见他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修长的手指里柳叶刀上下翻飞,如分花拂柳,从河豚身上切下的肉如同回风吹雪,令人目眩神迷。更为令人称奇的是,他用刀的时候,大明湖上空竟然云烟腾腾,就好像他施了什么法术似的。等他做好一条河豚,众人更是惊奇得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怎么夸奖他的厨艺。且不说品尝,只是闻一闻而已,就让人觉得他做的这才是佳肴,南大厨做得简直连泔水都不如。

献丑!献丑!段硕哈哈大笑,纵身一跃,轻飘飘跳上小船,摇动船桨,就像来的时候那样,缓缓地划进了湖面上的云雾里。那些好吃的达官贵人喊破了喉咙,呼唤他回来,说愿意重金聘他做厨子,但段硕头也没回一下。

从此以后,段硕就成了长安城的传说,见过他的人都把他说得神乎其神,有人说他是修道的,有的人说他就是神仙,还有的人说他就是食神,因为看不惯南大厨交横跋扈,所以下凡来教训他一番。至于南大厨,后来也消停了,再也不敢做河豚了。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