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敲键盘,静候回音

轻敲键盘,静候回音

危险的维纳斯:如果一个人执着于得到一样东西,就有机会变成恶魔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June 18, 2019 分类:

《危险的维纳斯》是东野圭吾2019年刚出版的新书,简单来说,是一幅画引发的往日命案。我用了两天时间看完了这本书,虽然没有给我更多的幻想空间,但文中触及角色灵魂深处的问题,却是不停的浮现在字面。这本书具体写了什么呢?下面先从两条线来解读。

回忆

手岛伯朗的父亲手岛一清是一个无名的贫穷画家,患有脑肿瘤,发病时神志不清。后来住院治疗,出院后精神好了很多,他继续作画,画作风格与住院前大相径庭。可没过多久就去世了。伯朗发现,父亲有一幅没画完的画不见了。

一清去世三年后,伯朗的母亲祯子频繁带他见一个叫矢神康治的男人,三个人经常一起吃饭一起玩。祯子想和矢神康治结婚,伯朗同意了他们的婚事。矢神康治带他们母子见过父母后,祯子就和矢神康治同居了,伯朗也转了校。

伯朗九岁时,同母异父的弟弟矢神明人出生,明人被视为矢神家的继承人培养着,每天都被灌输很多管理知识。伯朗考上兽医大学后,逐渐脱离矢神家族。

伯朗大四时母亲祯子在小泉老家的房子里去世,警察判定为意外。当晚伯朗和弟弟明人一起守着祯子,弟弟直言对计算机感兴趣,说自己不想继承家业当医生。还说祯子的死或许不是意外。

调查

伯朗在上班时间接到一个女人的来电,女人自称枫,是明人的妻子。枫告诉伯朗,因为明人的父亲病危,几天前明人带着她一起回国,第二天却不知所踪。伯朗答应为枫保密明人失踪的事,并且决定陪枫去医院探望继父矢神康治。在医院里,苏醒中的矢神康治对伯朗说:“跟弟弟说他不用背负……”至于背负什么,康治没说完就昏睡过去了。负责照顾矢神康治的是明人的姑姑矢神波惠,波惠邀请枫和伯朗参加家族会议。

在明人租住的大房子里,枫向伯朗说起明人告诉她的关于祯子的一件往事。矢神康治热衷于研究学者综合征患者。在一次画展中,矢神康治看到了手岛一清的遗作,认为手岛一清有学者综合征倾向,于是联系家属从而认识了祯子。伯朗和枫去顺子阿姨家,宪三顺子夫妇热情款待了他们,姨夫宪三听到伯朗说起那幅画,提出是跟黎曼猜想有关。枫试探到明人失踪那天,宪三和顺子都有不在场证明。

家族会议上大家讨论遗产继承问题,二十年前矢神康之介立遗嘱让明人继承全部财产。但是矢神康治最先提出异议,建议财产分明人一半,其他人一起分另一半。而现在波惠告知大家,还有一整个房间的收藏品要分。矢神牧雄明确表示对财产不感兴趣,只关心矢神康治的研究资料和文件。伯朗在存放收藏品的书库里看到矢神牧雄在看着一幅画,伯朗发现就是父亲手岛一清临终都没有完成的那幅抽象画,他还在祯子的遗物里看到一本家庭相册,最后一张照片被人拿走,伯朗猜测是那幅画的照片。在伯朗的质问之下,矢神牧雄承认自己和矢神康治一起研究过学者综合征。佐代趁别人不注意悄悄提醒伯朗,要小心提防矢神家的人。最后,枫代替明人向大家表态愿意继承矢神康之介的全部财产,要求其他人把分掉的另外一半归还。

伯朗去顺子阿姨家,聊起妈妈祯子的遗物,顺子阿姨很遗憾唯独没有小泉老家的那本相册,还说到老家房子的那块地,让伯朗留心别被矢神家的人抢走。伯朗去枫的住处,发现矢神勇磨也在那里。枫和伯朗去小泉看祯子老家房子的那块地,让伯朗出乎意料的是,老家的房子还好好的,并没有被拆掉。伯朗意识到矢神康治给他看的照片都是假的。伯朗在房子里找到了那本遗失的相册,枫擒住了一个可疑的老头,老头说自己是附近邻居,是矢神康治请他帮忙看管和打扫房子的。

枫在网络上查找关于学者综合征的资料,看到一个博客,博客上的画是患有学者综合征的人画的。伯朗联络博主,以矢神康治的名义邀请对方见面。见面时博主告诉伯朗,作画的人是她的父亲,曾是矢神康治的治疗对象,接受治疗后她的父亲开始作画,就是她上传到博客的那些画。

伯朗和枫去餐厅吃晚饭,枫点了牡蛎,说以前和明人常常点牡蛎。餐后伯朗决定去银座会会佐代,路上想起明人其实是很讨厌吃牡蛎的?伯朗在银座找到佐代,问她为什么在矢神府邸时提醒自己要小心矢神家的人。佐代说矢神家族财产亏空,说不定会觊觎不属于他们的财产,提醒伯朗只是出于好心。伯朗看着佐代的脸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伯朗当晚回到家,翻开小泉老家的那本旧相册,看到年轻时的佐代和祯子的合影,又回头去找佐代。

佐代告诉伯朗,她和祯子是高中同学,多年后再次相遇,佐代已经是矢神康之介的情人了。当时祯子的丈夫已经患了脑瘤,有时意识不清,性情暴躁,祯子对佐代大吐苦水。佐代将这件事告诉康之介,康之介提议由康治负责治疗一清,祯子也同意了。一清在康治那里接受治疗后精神完全好转,可没多久脑瘤急速恶化,一清还是死了。康治对此很自责,认为是自己提前了一清的死亡。康治和祯子在一起并不是偶然,而是佐代极力撮合。

康之介去世后,祯子曾对佐代说不在乎明人能否继承财产,因为康治已经把最宝贵的东西送给了她,但她无法处理。为了弄清楚康治到底送了什么宝贵的东西给祯子,伯朗和枫决定去医院问康治。枫用电话引开波惠,伯朗摇醒昏睡中的康治,问他宝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伯朗对自己听到的内容不得其解。

枫和勇磨一起到动物医院找伯朗,枫坦言已和勇磨说了全部情况,勇磨表示会保密明人失踪的事,他只想要康治的后天性学者综合征研究成果,认为这是巨大的商机。矢神牧雄曾任康治的研究助手,他肯定知道很多事情。于是三人一起去找牧雄,得知事情经过确如前言。勇磨猜测研究文件可能被转赠给伯朗的妈妈祯子,也许在祯子老家的房子里,这些文件就是祯子所说的,康治送给她的无法处理的宝贵东西。三人约定一起去那个老房子里找文件。这天晚上伯朗带着老家的旧相册去顺子阿姨家,问阿姨老家的房子是不是有什么可以藏东西的秘密地方,阿姨并不知道。伯朗去找枫,碰上勇磨也在,三人当即一起回老家找文件。

一行三人在老房子里分头找了很久,勇磨终于在阁楼角落的木箱里发现文件。伯朗觉得不对劲,因为之前他打扫过阁楼,阁楼角落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木箱。从老房子出来后,勇磨先回去了,伯朗觉得不对劲,猜测文件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在那里的,他马上又返回老房子。进去去就看到宪三姨夫平静地坐在沙发上。

▲黎曼猜想图形

宪三坦白为了得到一清画的那幅画,杀了祯子,囚禁明人。宪三说那幅画画的是乌拉姆螺旋,里面包含世界真理,如果能读懂它,就能解决黎曼猜想的难题。可是他失算了,那幅画的继承人其实是伯朗。就在枫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宪三纵火要烧毁藏在房子里的画。但是枫救了宪三,宪三自杀未遂。伯朗突然想起房子里真的有个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冒险进入着火的房子,找到了那幅画。明人突然出现阻止了他,并把他拉出火海。那幅画就这样被烧毁了。

一切都结束了,伯朗在警察局见到明人和枫。明人的失踪只是警察为了追查网上的雇人绑架案而假意为之,而明人为了让警察调查母亲去世的案子竟然配合警方消失了一阵子,即使父亲病危都没有出现。枫作为警察卧底假扮成明人的妻子,近距离接触矢神家族,查找绑架主犯。

是宪三对数学的走火入魔导致了祯子的不幸离世。但这个真相给的太平缓了,完全没有突如其来转折的那种力量。故事的收尾没有想的那么复杂,前面大篇幅的围绕矢神家族进行描写,我还以为这其中会跟矢神家有什么不可分割的联系,但到最后才知道矢神家族就只是陪衬。之前那么多的铺垫,最后居然跟真相关联不大。好在这篇文章的叙事结构还不错,剧情主线中穿插着伯朗给小动物看病的细节描述,让文章显得更有生活气息,读起来很温暖。

关于书名

在古希腊神话里,维纳斯是恋爱的女神,小爱神丘比特就是她的儿子。维纳斯象征着爱和美,在本书中则象征着每个人心中令其疯狂的东西。

本书书名叫做《危险的维纳斯》,为什么危险?当你痴迷于心中的“维纳斯”,你可能就会变得欲壑难填,也许你一开始是个好人,但你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你会不知不觉地变成一个恶魔。

正所谓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每个人都有行善的本能,也有作恶的动机。过于痴迷心中的“维纳斯”,“维纳斯”就会成为你作恶的动机。

想过没有,为什么维纳斯是断臂的?也许就是想告诉我们,残缺才能给我们带来无限遐想的艺术之美。宪三为了他心中的完整的维纳斯——破解黎曼猜想,而走火入魔,这样的念头使他变成了一个恶魔。

关于男主

作为《危险的维纳斯》的男主人公,伯朗本来有权成为矢神家族的成员,从而成为母亲改嫁后丈夫康治的遗产继承者之一,但他却选择放弃,算得上是淡泊名利了。

而他不愿意认康治为父亲的主要原因是:他曾在泰鹏大学医学部看到了康治工作组的研究人员,对猫做的用电流刺激猫脑的实验录像,他觉得那画面太惨忍了,这也正是他纯真的一面。相信很多养宠物的人都无法接受这种实验,不过在我看来,如果不用动物做实验,而直接用人才更可怕。

伯朗也是自私、无情的,他不肯认矢神康治为父亲,对母亲祯子的突然死亡也不太上心,祯子去世后更是多年不曾去看望给予自己诸多帮助的继父康治,更是和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明人也极少联系,这都显出了他的无情。他在做出很多选择的初期可能还考虑过别人,但最终他都是选择了对自己更有利的,不再顾及别人的感受,足见其自私的一面。

在伯朗眼中矢神勇磨是个好色之徒,连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祥子的女儿百合华也曾追求过,更是觊觎枫的美色。但其实伯朗自己还不是对宠物医院的助理荫山元实也曾抱有幻想,对弟媳枫更是垂涎三尺,他这不算好色吗?

不过,在伯朗的内心深处总是很纠结、矛盾的,不管是对枫的爱慕还是对明人的失踪。他虽然对枫一见倾心难以自拔,却无法完全忽视对方弟媳的身份。他担心明人是被谁绑架了,不想明人真的出事,却又对明人能否活着回来不抱希望。枫对伯朗表现出了无比的信任,这更是让伯朗感到了一线希望。然而,枫对追查明人失踪一事表现出的不顾一切,甚至甘愿出卖色相打听消息的态度,又浇灭了伯朗心中燃起的小火苗。

《危险的维纳斯》的故事情节反转也都是针对伯朗的。那些原本在他看来阴险的人比如勇磨,反而是没有敌意的;而那些平时亲切、和蔼的人比如宪三,反而才是对别人造成伤害的潜在危险人物;在他看来一直处于危险境地的人比如枫,反而是最厉害、用不着他担心的;他真正该担心、可能置身险境无法回来的人比如明人,尽管他并没有去想方设法营救,却反而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他面前。

从伯朗的角度回顾整个故事,也算是跌宕起伏,只是不知道这个故事创作背后的灵感来自何处?我一直很喜欢看东野圭吾的小说,不管是否涉及推理破案,主要原因就是觉得在他设计的故事中总能包含很多日常不曾接触的知识,也难免会有一些科技前沿技术,更何况他对人性、感情的描写也绝不输于那些言情作家。

虽然看《危险的维纳斯》这个故事的时候感觉也挺有吸引力,但最终我没有那么喜欢它或许是因为故事的展开完全没有我期待的那么激烈。故事中没有表现出我以为会有的那些人性自私、丑陋的一面,反而是将像勇磨这样的反派角色塑造得更加阳光,更加善良,有血有肉。这样的结局看似圆满,却难免显得有些平淡了。

另外,在对数学老师的塑造上,我觉得宪三也比《嫌疑人X的献身》中的石神哲哉弱了很多,或许是掩盖真相的动力不足吧?

总之,我觉得《危险的维纳斯》算得上是一个一波三折的虐恋故事,喜欢相关题材的人或许会同情甚至是心疼伯朗。不过这个故事拥有一个美满结局,伯朗也不是一直被虐,算是东野圭吾给读者的一种心理安慰吧?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